书阁网 > 九零后天师 > 第一百三十六章:紫貂

第一百三十六章:紫貂

  “哥,我有点怕……”宁惜雨伏在赵凡耳边说着,她白嫩的手臂浮起一层鸡皮疙瘩,这老太太就像恐怖片中出来的那样,仅一个照面,却令人瘆的心里发毛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赵凡指尖轻抚着她的手背,很快安抚下来,便对老太太笑道:“开门就是做生意的,为何把客人往外赶呢?”

  “瞎?没见老身准备宰畜生?”

  老太太磨刀的手加大了力道,蹭蹭的尖锐摩擦声着实刺耳,连附近的行人堵住双耳都加快了脚步。

  “紫貂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低调的杀了也就算了,可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适合么?”赵凡又扫了眼吊在架子上的紫貂,它的皮毛中有六七条划痕,估计是菜刀不够锋利,破不开这妖精的肉身,对方才下苦功磨刀的。

  紫貂仿佛听懂了他的话,小脑袋动了动。

  身为大妖,却被吊在这待宰,它快憋屈死了,若不是在逃脱武者围捕的过程中元气大伤,哪会沦落至此?

  “家中长辈没对你讲过,闲事管多了会死人?”老太太的菜刀猛地停下,浑浊的眼睛盯着赵凡。

  赵凡毫无惧色的说:“那您看这样成不,说个价钱,我买了。”

  “不卖。”老太太眼中闪着恨意,说道:“我儿子、儿媳就是让貂咬死的,见一条,杀一条。”

  “如此可爱小巧的动物,杀人?太邪乎了吧。”赵凡故作疑惑:“就算是真的,又不是这条干的。”

  他天眼的视野之中,紫貂身上没有血色孽光,拿现在流行的词来说,比较佛系了,这也是决定救下紫貂的缘由,修道不易,又是善妖,救下即为功德。

  功德,象征着造化。

  赵凡为了宁惜雨,对徐哲施展梦魇缠身,损失大量功德,并非不在乎,而是重要性没妹妹的仇大,现在有功德,不捡白不捡。

  “没完了是不?”老太太举起菜刀,作势要劈他,“我一把老骨头,连自个的寿衣都备好了,没几天活头,还在乎犯法?”

  “言之有理。”赵凡竖起大拇指,他拉着宁惜雨转身离开的同时,便凝音成线落入那紫貂的耳中,“听着,本尊观你元气大伤,妖力十不存一,念你修行不易,稍后会抛一枚丹药,直接吃了便能恢复过半,不管你听的懂听不懂,我只能帮到这了,待挣脱束缚后若是报复于她,我定斩你!”

  “啾啾……”紫貂像在回应。

  老太太瞪着它,“畜生,再叫我先戳了你眼睛!”

  赵凡之所以没选择出手硬救,是因为老太太对貂有解不开执念,若为妖伤了人心,他也做不到,正所谓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  约么走了二十多米时,赵凡取了瓶蛇灵丹,拿了一粒,精准无误的弹向那边。

  紫貂想活命这是唯一的希望,即便摸不准真的假的,它抱着试试的态度张嘴,吞入了蛇灵丹,下一刻,丹力化开,它清晰的感应到伤势在迅速恢复,便感激的凝视着那个青年的背影,滴下两行泪水。

  ……

  这边赵凡买了两袋子黄纸,却无一冥币。

  宁惜雨指着摊子上的冥币,疑惑道:“哥,不买点这个么?”

  “不了。”

  赵凡边走边说:“冥币都是扯犊子的,大部分黄纸也是。我观整条街,唯有那一家挂着许记牌子的黄纸正宗,其它皆为劣等,若不拿这种黄纸来祭拜,根不去没什么区别,因为传不到那边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宁惜雨好奇。

  “真正的黄纸,是由稻草碎末,手工擀制的,而非机器印制。”赵凡介绍的说道:“所以存有土气,烧了时便可通灵,而且还有一个用处,就是制作符箓。”

  “不怎么懂,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。”宁惜雨一笑,揽住他胳膊说:“我记住那家许记了,以后上坟时就来这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凡觉得对牛弹琴了,不过没辙,谁让她是妹妹呢。

  上了车子,宁惜雨开到其它街买了水果、熟食和好酒,便前往了郊外的北燕山公墓。

  抵达之后,墓地的氛围格外压抑,风声、鸦鸣、草动,声声入耳。

  宁惜雨心情沉重的走在前边,一言不发,而赵凡拿着东西跟随,没多久便来到了合葬她父母的墓前,上面并不太脏,还有未腐烂的花和包装,可见她时常会来祭拜。

  “惜雨,跪下,我不说起来就不要动。”

  赵凡吩咐了句,前者照办,接着他摆好酒菜水果,便拆了一个黄纸袋子,把最上边的一张黄纸拿石头压在碑后的台子,而剩下的点燃边在四周绕行边扔,美其名曰打点邻居。

  之后,开了第二袋黄纸,把墓碑上的两个名字拿酒蘸着手指写在其中,开始边说着徐家已被灭、宁氏即将崛起之类的话,全部化为灰烬时,他就没再说了。

  就在这时,宁惜雨惊慌失色的道:“哥,那水果和熟食好像在动,酒瓶也是……”

  赵凡目光一凝,随之开启天眼,望见墓的四周聚集了很多孱弱的鬼魂,有男有女,有老也有少。其中几个稍微有点鬼力的,正扑在墓碑前抚摸的祭品,仅仅能触动,却无法拿起。

  “滚!”

  赵凡声音混着稀薄的龙阳丹力,吼了一嗓子。

  众多鬼魂像遭到飓风般,一下子就被掀翻出了十几米远!

  全都惊恐的看着那青年,第一次被看见,更是第一次,遭到如此恐怖的震慑,有一个最弱的鬼魂,险些直接溃散……

  “打点过了还这么贪?”赵凡冷笑道:“今天这墓前之物,谁敢再动一下试试!”

  “上仙饶命,饶命。 敝诙喙砘攴追坠虻,声音像凄惨的哀鸣,把赵凡膈应的不行,他即时关了天眼,方得清静。

  宁惜雨娇躯轻抖着问:“哥……你在跟谁说话?”

  “。棵凰,仪式而已。”赵凡摸鼻子一起,若是胆小的她知道四周有很多鬼魂,不得吓坏了?

  “还愿坟一上完,叔叔阿姨便能瞑目了,我们回吧。”

  赵凡和宁惜雨没再多留,驾车返回了宁氏公司。

  傍晚时分,瘸腿工匠二瓜如约而至,赵凡讲了自己和宁惜雨想要的风格后,便把钥匙和地址给了二瓜,又请他吃了顿饭,就双双回了破旧的小区。

  推开门时,场面相当和谐,十七在看电视,宁疏伏在桌前专心的写作业,他见赵凡和姐姐回来了,便开心道:“神仙哥哥!”

  “嗯,饭吃了没?”赵凡往沙发上一躺。

  宁疏脸上特期待的说道:“吃了,我还想让你带我飞!”

  “……”赵凡立刻蹿回房间,装死的闭上眼睛,“今天累了,过几天吧。”紧接着抬手一摄,门自动关上。

  夜晚,十七在客厅追剧,宁惜雨和弟弟住一个房间,所以谁也没来打扰赵凡,他摆弄了一会儿血太岁和蛟龙之角,便睡下了。

  不知不觉中,赵凡迷糊糊的,感觉仿佛做了一个梦,他的胸膛像有条小舌头不断撩动,而肩膀和腰部都搭了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。

  刺激又奇异的触感袭来……

  “梦春了?”

  赵凡血气方刚的,又是个初哥,迷糊的意识之中寻思反正是梦,那就胡来好了,他也不知道压在身上的是谁,反手抱住在其背上抚动。

  “嗯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渐渐的,赵凡觉得不太对劲了,梦怎么这般真实。浚狘br/>
  就在这时,他的手忽然触碰到一条毛茸茸的长条,软绵绵的……却又无比的丝滑……便像如遭雷劈般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,“尾巴。俊包br/>
 。。:

看过《九零后天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