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网 > 开个诊所来修仙 > 0271章 人格分裂蛇精病

0271章 人格分裂蛇精病

  宁涛的压在扳机上的手指最终没能压下去,他要是在这里枪杀白圣,他肯定会成为轰动世界的人物——一个诊所医生枪杀了研究出“造神芯片”的天才。

  等待他的将是铺天盖地的追捕,从此以后他也别想以前那样在大街上随便逛街了,更别想发展什么神州慈善公司大赚善念功德了,即便是他能逃过追捕,他肯定也会死在诊金上。

  可是,想起那些惨死的女孩,还有白圣对青追和白婧的压迫,他的心中又有一股难以压制的怒火。面对此方恶魁,恶面要苏醒,而他难以控制。这其实也是他掏出精炼驳壳枪的原因。

  “我在胎中息,听闻大道音。”宁涛心中默念了《你的经》的第一句。

  当!

  神钟敲响,钟声浩荡。

  宁涛的心神顿时镇定了下来,怒火熄灭。他将精炼驳壳枪收了起来,只保留了不可破扇。

  白圣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色:“贤婿,我明明感觉到了你身上的杀气,刚才你是真想杀我,可怎么又不杀我了?”

  宁涛突然一拳抽在了白圣的脸上。

  砰!

  白圣的身体离地飞起,飞出好几米远才坠落在地上,几颗牙齿和一口血水从他的嘴里喷出来,整张脸都变形了。

  宁涛快步走了上去,一把抓住白圣的脸,使劲往下一扒拉,一张人皮.面具顿时被他扒拉了下来。

  躺在顿时的不是什么白圣,而是一个身材长相都与白圣很相似的青年。身有妖气,却并不强烈。

  宁涛移目休息室的卫生间,“出来吧,你躲在卫生间里算什么?”

  卫生间里响起了马桶冲水的声音,随后房门打开,白圣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显而易见,这是一个阴险的陷阱。如果宁涛刚才开了枪,一枪爆了白圣的替身的头,他就掉进白圣给他挖的坑了。

  这就是白圣,如果有一天他不坑人不害人了,那他就不是白圣了。

  白圣淡淡地道:“下去吧。”

  那个替身从地上爬了起来,捡起掉在地上的牙齿,又用袖子将地上的血迹擦掉,然后才一声不吭的离开了休息室。

  白圣看着宁涛。

  宁涛也看着白圣。

  四目相对。

  几秒钟后白圣打破了休息室里的让人感到压抑的沉默:“我的好女婿,你就那么想杀我吗?上一次你毁了我的神庙,我忍了。我是担心你还是要杀我,所以才找了一个替身试试你。果不其然你一见面就拔枪,你说我和你之间有那么大的仇吗?我的两个女儿都被你拐跑了,你还这样对我,我问你,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?”

  这就是白圣,黑的从他的嘴里出来也能变成白的。明明是他设了一个陷阱,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成了宁涛的不是了。

  宁涛冷笑了一声,“你有上辈子吗?你不过是一条天地所生的妖蛇,弑母、害人,你坏事做绝,你当真以为上天无眼,你可以为所欲为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白圣一串朗笑,“上天有眼吗?天地间灵气散。?瞬痪次诽斓厣窳,道德沦丧,群魔乱舞,这是要换天的气象,你连这点都看不出来,你还修什么真?”

  “这就是你为非作歹的理由?”

  白圣说道:“神要有人相信才存在,没有信神之念哪里来的神灵?以前河有河神,山有山神,就连煮饭都有灶神。你看现在,山秃了,采矿挖没了,河流污染了,屎尿横流,还有什么河神山神?这天乌烟瘴气,这地满目疮痍,为官有贪官,为商有奸商,一个个活得滋润,我怎么没看见天地把人家怎么样?”

  宁涛竟无言以对。

  “你的观念太落后了,你看现在人们信仰的是什么?是金钱,是权利,是享乐。你要是有钱,你想要年轻美貌的女人,就会有年轻漂亮的女人为你献身。你想要人听你的指挥,什么人就会听你的指挥。你想要人为你冲锋陷阵,就会有人为你冲锋陷阵。这些不就是神的力量吗?古老的神与仙已经不在了,可新的神语仙却出现了。”白圣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手机,又说了一句,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
  宁涛只是看着他。

  白圣说了出来:“我觉得它是神。”

  宁涛的心中一片触动。

  如果衡量一个神或者仙的标准是拥有信徒,享受信徒的供奉,在信徒的心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……如此种种,那么白圣手里拿着的手机对于绝大多数来说,它还真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。

  这样的说法固然很荒诞,可从某些角度去理解,它却又有些道理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几人记得什么神仙并信仰那些神仙?可他们记得网络、流行音乐、酒吧和他们的手机,有些人不记得父母的生日,却记得某个明星的生日。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喜欢什么,却知道某个明星喜欢什么颜色,爱吃什么菜,这些难道不荒诞吗?

  “我说的这些,有道理吗?”白圣看着宁涛的眼睛。

  “有。”宁涛只说了一个字。

  “那你还在坚持什么?带着我的两个不孝女儿过你的快活日子去吧,我不找你复仇,你也别再找我的麻烦。我做了一些事,让你心生仇恨。你也拐走了我的女儿,毁了我的神庙,我们之间就算一笔勾销了。”白圣说。

  宁涛也看着白圣的眼睛,“这就是你把我叫来,要跟我谈的事情?”

  白圣的脸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,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新的时代已经来临,我没时间跟你计较,你应该珍惜我给你的这个机会。”

  宁涛冷笑了一声:“我怎么感觉是一只狼在跟我说它从今往后准备吃草过日子了?”

  “你要试着学会相信一个人。”白圣走向了一只花瓶。

  宁涛的心里有些奇怪他想干什么,也暗自提高了警惕。

  白圣从花瓶之中抽出了一支树枝,然后倒转回来将手中的树枝递向了宁涛。

  这是一支橄榄枝。

  橄榄枝象征着和平,在圣经之中还有一个故事。远古的一天,上帝发现人类之中除了诺亚一家之外道德沦丧,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,决定惩罚人类。上帝事先通知了诺亚,让他准备一艘船,备好干粮和水,还有动物和植物的种子。后来,大洪水来了,只有载着诺亚一家幸免于难。在洪水之中漂流了四十天后,诺亚的船停在了一座高山上,他放出一只鸽子,那只鸽子就衔回了一支橄榄枝。这支橄榄枝代表着一个信息,大地恢复生机了,一切都和平了。

  宁涛接过了白圣递过来的橄榄枝。

  白圣笑了:“这不就对了吗?这个世上没什么是不可化解的仇恨,新的时代即将开启,将来或许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  啪!

  宁涛手中的橄榄枝突然折断,然后被他随手扔在了地上。

  白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眼神也冰冷了。

  宁涛却笑了,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白圣冷冷地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宁涛笑着说道:“我在笑你得了人格分裂症,而且分裂得实在离谱。我进来的时候,见到的是你的替身。你让你的替身激怒我,引诱我杀你的替身,玩得一手好借刀杀人。一转眼,你又给我递来一支橄榄枝,跟我谈什么新时代,谈合作,你的人格还能再分裂一点吗?”

  白圣沉默了一下才说道:“然后你开了枪,杀了我的替身,我就不用见到你这张讨厌的脸了,更不用给你递橄榄枝,这不很好吗?你不开枪,我自然会启动备用的计划,这不也很正常吗?”

  “说完了吗?”

  白圣很平静的看着宁涛:“说完了,你要动手吗?”

  宁涛转身就往门口走去。

  “我的好女婿,路是你选的,出了这道门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。”白圣说。

  宁涛回头说道:“你有什么招尽管冲我来,我用脖子上的脑袋跟你打个赌,你这样的一方恶魁不会有好下场。我的账本上记着你的账,该还账时,天上地下不会有一条你可以走的路。”

  白圣摇头,不屑的口气:“啧啧啧,这话说得多有男子气概,难怪能拐走我的两个女儿。”

  宁涛并不理会他的冷言嘲讽,接着说道:“还有,你所谓的即将开启的新时代并不存在,你说的那些话有一点道理,却也是歪理。这世界的确是病了,可只要有医生,它就能好起来。”

  白圣冷笑道:“你不会就是那个医生吧?”

  宁涛说道:“我恰好就是那个医生,你走的是由钱入道,我走的替天行道。修道如登天,没有一步是容易的。我们在天地间修道,这天地何尝又不是在修道?你看到的所谓变天的气象,或许这只是天道的俢练之路上的一个坎,一个劫。而你,还有你身后的那些人,注定是在劫难逃。”

  白圣的嘴唇动了动,却没说出什么来。

  刚才他的话触动宁涛的道心,现在宁涛的话同样触动了他的道心。

  宁涛开门而去,没有关门。

 。。:

看过《开个诊所来修仙》的书友还喜欢